福建保监局针对原专门的学问中以转账支票支付保费格局存在的漏洞,还要追着要代理商城还账

[所谓的车险“新政”并没有给车险中介带来灭顶之灾,反而是让行业的准入门槛有了很大提高各地保监局开始下大力气抓车险手续费和车险赔付率,再加上“见费出单”政策的实行,使得原来一些车险中介机构打“擦边球”的环节不复存在。]

365bet,据了解,随着保监会关于遏制保险中介机构挪用侵占保费违法违规行为和“见费出单”等多项车险“新政”出台后,原本鱼龙混杂的车险代理业也将面临洗牌。业内专家认为这些新政在长远看来,将有利于车险代理业的良性发展。

保监会统一车险条款和费率,并严格规定费率浮动上限后,车险市场的恶性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但价格竞争并没有完全“偃旗息鼓”,盲目竞争在很多时候都存在。为此,江苏保监局实施了五项监管新举措对产险市场,尤其是车险市场的秩序加以整顿和规范。

车险是国内财产保险公司最为重要的业务收入来源,同时经众多中介公司之“手”的车险业务又占整个车险市场相当大比重。在保监会“见费出单”和遏制保险中介机构挪用侵占保费违法违规行为的多项“新政”下,原本鱼龙混杂的保险中介行业,将会进入怎样的生存状态?

车险代理 藏有猫腻

CBN记者了解到,江苏保监局为规范车险手续费支付过程,已部署由该省行业协会率先在南京组建车险手续费结算中心,接受各产险公司委托,统一与各代理人结算手续费。同时,针对产险公司在支付对象、方式、比例以及代理公司在手续费入账、开具发票等方面的风险点,将保险公司和中介机构的手续费结算行为处于监控之中。

成立在两年前的盛大车险,从目前所创造的年保费收入来看,已是上海地区最大的车险中介机构。该公司总裁卜江勇日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称,从盛大车险的实际运营情况来看,在上海保监局要求从去年12月起实施车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机动车辆保险“见费出单”制度,以及保监会在今年1月下发《关于遏制保险中介机构挪用侵占保费违法违规行为的通知》之后,业务量并没有出现之前部分市场人士所预测的将会下降的情况。

“车险是国内财产保险公司最为重要的业务收入来源,而同时经众多中介、代理公司之“手”的车险业务又占整个车险市场相当大的比重。经过10来年的发展,车险代理市场已开始步入良性发展,但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一些代理公司截留和挪用保费、参与制造假赔案牟取非法利益的违规行为等。 ”一位保险专家告诉记者。

为了遏制个别公司以降低车辆购置价为手段进行的恶性价格竞争,同时解决由于车价无明确标准而可能导致客户出现超额投保、不足额投保等损害被保险人的合法权益的情况发生,该保监局指导省保险行业协会与省内各财产保险公司联合建立了机动车辆统一车价平台。通过自律公约形式要求全省各产险公司承保机动车辆时,新车购置价以江苏省机动车辆保险价格库中显示的“新车价”为标准,不得擅自下浮车辆购置价,从而统一了车损险的计算标准。

“我个人认为,所谓的车险‘新政’并没有给车险中介带来灭顶之灾,反而是让行业的准入门槛有了很大提高,对于的确想将车险中介企业管理好的经营者来说,都是希望看到竞争环境日趋良好的。”不过,卜江勇也没有否认车险“新政”的确正从一些方面影响部分车险中介企业的生存。

据了解,在“新政”出台之前,部分注册资本少、信誉不高的小公司,经常挪用保费来拆了东墙补西墙,弥补自己业务支出的漏洞;一些代理公司则因为资金链断裂,把应收保费作为自己的运做资金;甚至出现车险代理公司高管及代理人卷款潜逃的事件。 “原本保险公司与代理公司都是有协议的,通常是这个月结上个月的账,一些信誉高的公司最多有90天以上的宽限期。但部分中介会一拖再拖,甚至超过90天。那么,保险公司就必须垫付车船税,还要追着要代理公司还账,而其中有一部分再也追不回来,就变成坏账。 ”苏州太平洋保险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到,“由于保费不能及时到账,造成车主出险后无法得到理赔,引发不少车主与保险公司的理赔纠纷,车主的利益也难以得到维护。 ”

从2008年11月起,江苏保监局结合江苏产险市场实际提出了以“业务非正常增速高、展业成本高、综合赔付率高和市场不良反映呼声高”等“四高”指标为核心的产险分支机构分类监管办法。根据月度监测获取的数据将各产险分公司分为低成本扩张型公司、低成本收缩型公司、高成本扩张型公司、高成本收缩型四类,并采取不同的监管措施。

本文由365bet游戏平台发布于365bet,转载请注明出处:福建保监局针对原专门的学问中以转账支票支付保费格局存在的漏洞,还要追着要代理商城还账

相关阅读